【影評】《折翼少年殘酷記事》極簡的毀壞

#台北電影節 #國際新導演競賽 #The Wounded Angel #柏林影展 #EMIR BAIGAZIN #Ranenyy Angel #哈薩克
折翼少年殘酷記事01  

在童話故事裡,出身窮困的傑克一定會撿到魔豆經歷一場冒險然後致富、灰姑娘一定會遇到王子變成公主,但在真實世界裡的故事卻大部分不是這樣子的。而這不爭的事實由大家鮮少接觸的哈薩克電影《折翼少年殘酷記事》來告訴我們,顯得特別奇幻而不思議(今年北影力圖開拓觀眾眼界倒是很明顯)。

脫離蘇聯的哈薩克是世界上最大的內陸國(也是世界第九大國),哈薩克電影的樣子有點像是俄國片,冷冽而底蘊厚重,但仍有一些不拐彎抹角勇於敘事的根本上不同。

The Wounded Angel 10
(Hugo Gerhard的The Wounded Angel畫作)
 
英文片名採用象徵主義畫家Hugo Gerhard的The Wounded Angel畫作,《折翼少年殘酷記事》描述90年代四位哈薩克男孩的成長關鍵期間,等待他們未來的不是一場一場未知的精采冒險事件,而是居家生活中一次又一次的停電。每一回停電的晚上,角色們的周遭立馬陷入全暗,不論是象徵人生被關燈或是漫漫無解的困境取得了一回中場休息,舞台劇般的簡單(但真實)場景以及不斷換場般的剪接,頻繁地提醒大家不要入戲。而這一份冷感與打擾竟然是出自於編導的專業與溫柔:你若入戲,看完電影只會更痛苦而已。

The Wounded Angel 101  
 

本片可以是誓當影迷的一堂自我訓練過程,因為對白不多,全片劇情都是在演員們最低限的表演過程完成的。他們幾乎不哭不笑、用淡如嚼蠟的語氣講話、如人偶般地靜定著在與世界互動著,但如果你對電影的畫面語彙夠敏感的話就會看到很多構圖設計深藏其中。例如竊賊爸爸回家,他先是搶了兒子的床睡覺、後來又得靠兒子賺錢養他,其中一場戲是父子在房間裡面,鏡子裡映照出了在這家庭裡形同虛設的父親影像,後來兒子一個移動、將自己的身體遮住鏡子,父親消失了,爸爸問兒子你要去哪裡?兒子回答「去賺錢」,超級簡單的一場戲,把兒子取蓋掉父親的家庭現況用影像一口氣講述完畢。

The Wounded Angel 103  
 

這個兒子後來甚至逃不開繼承也似的遺傳到父親的竊行,一個原本想為困苦家境大力幫忙的好男孩命運從此墜壞。

而這竟是全片中遭遇最普通的男孩的故事。老實說第三個少年和第四個少年所經歷的事件實在是讓我驚呆了,看到最後總覺得這電影對片頭片尾都高唱著聖母瑪利亞的孩子而言實在是太殘酷了(所以此電影是走誠實片名路線),《折翼少年殘酷記事》基本上對台灣人是有「走一趟加護病房/安寧病房」的功能存在的。看完你會覺得自己的平凡人生實在是有夠幸福的。

折翼少年殘酷記事04  
 

如果這個世界只需要happy ending,莎士比亞的悲劇就不會一直無止境被翻拍下去。《折翼少年殘酷記事》極簡地講述了幾個人生崩解毀壞的(魔幻?)過程,除了諸多鏡頭構圖可以訓練你看圖說故事的能耐之外,也是無限樂觀之人自認不會沾染上任何悲觀心緒的試膽之作。善意提醒,本片重度影癡限定。

折翼少年殘酷記事05  



導演:埃米爾拜加津

2016|哈薩克/ 法國 / 德國|DCP|Colour|112分

2016 柏林影展

劇情介紹
1990 年代中期經濟蕭條的哈薩克,四位天使般的男孩,在凡塵困境中終究失去了脆弱的羽翼:中輟打工的札拉斯,喪失甜美歌聲的雞仔,掘金旅程奇遇怪客而生歹念的蟾蜍,準備考試的阿斯蘭則因女友懷孕而受影響。執導《青春殘酷練習曲》的拜加津再次回到擅長的青少年題材,仍處理了這些孩子們無奈的變質:竊盜、瘋癲、殺戮以及墮胎,冷靜的影像卻召喚了潛藏的暴力。

北影播放場次
2016/07/01 12:50 中山堂★
2016/07/04 21:20 新光影城2廳★
2016/07/07 16:00 光點華山1廳

The Wounded Angel 104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