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大夢》The Dream Never Sets

若不是國片復甦、《日落大夢》能夠上映的機會是?我不去想像。

sets1.jpg   

 

 

或許人人都可以想像一個主題,然後就拿起攝影機、對著你家人或朋友或者親近之人,拍攝剪輯出一部跟自己有關的紀錄片?導演吳汰紝(本明靜怡),有一串小有名氣的履歷,當導演,她已經不陌生。在此前提之下,她拿起攝影機、對準了自己的爸爸,拍起了《日落大夢》。

 

吳爸爸今年60歲,年輕時發明情趣用品大賺一筆、在簽大家樂時輸得精光。後來老婆得了癌症,為了照顧她、發明了「五行蔬菜湯」,到現在仍是一門生意,賣到現在。而近十年,吳爸爸則是致力研究於超強力果汁機,且為之傾家蕩產。現在,終於成功研發出一台要價三萬五台幣的高級果汁機。(以上就是故事大綱)

 

看完電影之後,一度悵然,一度不舒服。原因是我在截至目前為止的人生經驗裡,有很多與之重疊的類似情境(我有一對與片中人物極為相似的父母)。當我試著想講出這電影裡面的重點,卻因自身經驗而引來的種種情緒攪亂一池水,我幾乎是可以對號入座地感覺著他引發我的種種感嘆與不耐(要知道孩子很容易對父母的莫名執迷而感到不耐煩)。說直白通俗一點,這就是一個進行著『唬爛、努力逐夢、得到回報、建構新夢想、然後唬爛』不斷無限迴圈著的經驗記錄(然後因為唬爛成分比不可考究於是有了劇情化現象)。

 

首先,講講『唬爛』部分:

吳爸發明情趣用品是真,至於發明靈車、辦室OA傢俱?

這個經驗我也有:我有一個愛發明也愛思考的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就有跟我說他有個idea、就是發明聲控家電例如聲控電扇或汽車。想不到、不用二十年的光景,現在真的有不少聲控產品了!(於是爸爸就跟我說他發明的idea被拿去用了)請問這哪算是他發明的啊?!^^; 想法人人會有(且多),真的實踐的,沒幾個。所以所謂發明,絕對不能沒有那一段篳路藍縷的研發過程。

 

然後就是有趣的『努力』部份了:

常常唬爛的人,令人厭煩。但是如果你所唬爛的十件事情裡面,至少有那麼一件、你真的有完成,那麼我想你還是值得「得到掌聲」的。是的,唬爛ok,只要你有真的在努力。不論是粗糙的情趣用品也好、為對抗癌症而研發的五行湯也罷,在需求之上,扎實地打拼、去爭取任何一點可能性的人,是偉大的。

 

天公疼憨人地,吳爸的研發有了『回報』

五行蔬菜湯讓吳爸有了一份不錯的事業,賺了不少錢(有兩三棟房子外加一間小工廠),甚至還延伸出了五行健康推廣中心。事業上的一些成就,促使吳爸去發更大的夢!

 

新的『發夢』

夢想就是,你在還沒實踐之時,別人聽了覺得你是在作夢,除非你成功了,那麼人家才會說「你實現了夢想」,就是這麼一回事。吳爸的新夢想,除了推廣五行健康操之外、就是發明一台史上超強果汁機。既然是「史上超強」,還沒做出來之前、就不免要被歸類為『唬爛』的區塊去。(不過吳爸真的傾家蕩產地致力於果汁機研發、證明了這次的唬爛,是有『努力』的。照電影拍攝的路線而未完的期許,當然是希望吳爸的努力能夠有『回報』、賺大錢囉…真的如此的話,想必吳爸不久就會又生出些個『夢想』、然後繼續努力…,他將不斷地在這迴圈裡輪迴吧。XD)

 

不過,是不是所有的「發夢、唬爛然後努力獲得回報這一串事」、都可以這麼順利的輪迴下去?沒人知道。我在最需要的時候也沒有聽過五行操、只聽過平甩功;沒有聽過五行蔬菜湯、只喝過很多自製精力湯。「全世界流行」這字眼,這在部影片裡面並不具太大的真實性。就像遠從馬來西亞來台灣求助的姊妹花,即便是病人她的指數真的下降了、開心了,回國了,我也不認為她真的會逐漸好轉(當然也不認為其他病人若也來、會獲得真正的改善)。我只感覺到,這片經營出一種小人物活在自己的小世界練功,痴等著成功之日的到來、屆時要出來與這大世界一決高下的企圖。

 

然而所有的大事業,誰不是一開始只是個小人物、卻抱持做大夢的氣魄,經營、累積,終至於成功的?(在台灣這樣的例子其實真的很多,最近比較有名的就是某破億素人導演了,他的嘴堪稱唬爛絕品,真的很令人羨慕啊。)

 

 

人生事很複雜的,而電影為了要讓人看懂,要簡化或純化掉很多東西才行。《日落大夢》,簡化了多少?除了那一部傾家蕩產的果汁調理機之所以「超強」的細節不去講(只直接說它真的很強又很貴)之外,每次要克服的問題又讓我覺得未免太過低階(一次是輪軸過熱被侵蝕、一次是乘壺不明所以地裂開),可能是想避免講專利的部份吧。而且我一直覺得機器不是故意要有加熱功能的(而是克服不了高速摩擦生熱的技術門檻、不得已而轉念使之叫做「加熱功能」),總之,很多複雜的事務,被片子淡化簡化掉(以免變得複雜)。

 

sets3.jpg  
台灣外銷大陸的策略會議結論是?
 / 賣五行蔬菜湯的人也是會生病的(嘆) 

 

 

但是也有我們平常不覺的事,卻被《日落大夢》用感慨萬千的姿態、給複雜地提點出來:吳爸帶著自己的產品要去過海關,提到現在景氣超差,以前動輒要排好幾小時才能出口的貨品、現在隨時馬上可以出,在這邊工作的人於是沒太多工作可做。於是吳爸提到了很偉大的想法:「我們要努力有很多工作、這樣別人也才有工作可做。」這樣的思想,是我們這個教育品質尚仍粗糙的社會沒有教的,但是吳爸卻稀鬆平常地說出來、有著自欲承攬社會責任的動機,煞是感人。(這段主要講的是市場在中國、中小企業有無進軍大陸的本錢?台灣的創意、實踐、和良心畢竟是有口碑的,不過連大公司如新光三越到北京投資都會遇到挫折,小公司如吳爸能夠成功而返嗎?這其實也是個大冒險啊。)

 

《日落大夢》的內容並不貧乏,但可能是它介於紀錄片與劇情片之間的一種尷尬狀態,讓這部一小時之內就可以講完的故事,硬是多了半個小時,中間有些過場過於緩慢,惹得我隱隱不耐。

 

最後讓我疑惑的是:所謂五行蔬菜湯的首創品牌,在這部影片裡面是否直接地就有了宣傳的效果?(說《日落大夢》是為了加強蔬菜湯的行銷而拍的片、恐怕也是說得通的)這部片子在賣套票時甚至大方地將五行蔬菜健康包一起當做贈品,感覺實在是很逗趣啊(爸爸以實際行動支持女兒的作品沒有不對啊,有這樣的爸爸,絕對是令人稱羨的)。只能說人生是一部紀錄片、而人生如戲。是人在成就紀錄片、還是紀錄片在成就一段新人生?誰能辯明?XD

 

畢竟,這是一部紀錄片融合若干狂想劇情拍攝而成的片子,非純記錄、也不是真的劇情片。讓人又愛(劇情)又恨(現實),只能說是必然。

 

 

sets2.jpg  
對於自己明明是當事者卻還能抽身而出去拍(正在進行中的)喪事的抽離行為,我也感到不可思議。(除了家人要能體諒,自己也要必須要面對自己的不專心吧)
 

 

 

導演吳汰紝:

《快不快樂四人行》 2003台北電影節最佳紀錄片)

《再會吧,一九九九》(2004國際紀錄片雙年展台灣獎,2004台北電影節首獎,2005瑞士真實影展青年導演獎首獎)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