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行錄:看不見的階級,看得見的反撲┃影評

對台灣觀眾而言,妻夫木聰既具偶像特質又有扎實演技,絕對是日本電影中最重要的中流砥柱男演員之一,沒了他,近年在國際影壇度小月的日本片會更失色無趣。妻夫木聰更是一個魔力作者演員,只要是他挑中願意演出的電影,絕對也是值得影迷一看的電影,某個層面上他確具影響群眾注意各種日本文化面向的精神領袖特質。

大牌演員常搭配著知名導演,妻夫木聰狀也似如此,近年作品《東京家族》導演是山田洋次《清須會議》導演三谷幸喜《刺客聶隱娘》侯孝賢,以及《惡魔蛙男》導演是《神劍闖江湖》二三集的導演大友啟史,都是曾端出過很棒電影的導演。然而也不盡如此。2014年就主演了一齣笑死人不償命、描述廣告界生態的《菜鳥評審員》,那就是廣告導演永井聰的第二部長片。妻夫木聰是能感應到導演才華的演員。今次由日本新銳導演石川慶所執導的首部電影長片《愚行錄》愚行録,故事改編自著名推理小說家貫井德郎的同名小說,儘管議題沈重但電影卻牽懸緊揪著觀者的心思不放,硬是將受眾扯進日本光鮮大學社交裡最陰險的深垢切面裡頭。

故事描述妻夫木聰所飾演的雜誌記者,田中(日本最常見的姓氏),田中執意欲調查一宗滅門犯罪案,與此同時,妹妹的家庭問題也煩擾著他。如果說世間的正負能量彼此真的相斥,且會物以類聚的話,那麼田中一家大概就是積累負能量的最佳代言家庭。妻夫木聰在電影中徹頭徹尾的陰鬱,全片靠他維持住那股讓人難受的低氣壓,這大概就是對一個在現實世界中極度討人喜愛的演員的最高的讚美。

調查過程中,負能量滿檔的田中記者也很輕易地讓所有受訪者侃侃而談自己不欲人知的負面黑暗思維,每個人都扯出了關於自己或荒唐、或心機的過往,如同片名《愚行錄》一樣,一頁一頁的眾人愚行紀錄攤開來看,竟驚人地建構出一座無形卻險峻的日本社會金字塔。金字塔上,人人自危,並都企圖靠著踩在別人的身體往上爬,表面上溫良恭儉讓、實質暗地裡毫無惻隱羞恥之心。

其實《愚行錄》裡田中記者查案並非查給自己看的,畢竟整個日本社會體系都是這種變態滅門案的共犯結構,犯罪者與受害者彼此牽扯不清,已難說是誰錯誰對。電影中的調查過程是老實拍給觀眾看的,尤其是離開日本土地的外國人來看這部電影會更加震撼,儼然接收到一次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日本文化衝擊。《愚行錄》把看不見的階級用看得見的反撲事件拍出來,其批判的對象並非單一個體而是一份被縱容已久的畸形群體價值觀。雖然全片敘事到最後都維持著高張力與懸心效果,但收尾驟然得讓人有些錯愕,要不是有妻夫木聰堅持臭到最後的那張死人臉穩住整體調性,這部片險些就爛尾了。

 

導演:石川慶 Kei Ishikawa
原著:貫井徳郎
編劇:向井康介
演員:
妻夫木聰
滿島光
市川由衣
小出惠介
松本若菜
中村倫也
臼田麻美
濱田麻里

 

延伸觀賞

《惡魔蛙男》不只還原度高,且更略勝原著一點的漫畫電影
《東京小屋的回憶》時代價值的顛覆之作
《菜鳥評審員》創意歷史的番外變奏曲
《清須會議》可愛的歷史課
《東京家族》從東京物語到東京家族:以真情驗證永恆
《搬運你的未來》日本黑色喜劇再變身
《惡人》小說/電影 停看聽 後之碎念
《TMD天堂》他們的還是他馬的?重口味的社會關懷抓馬篇
《歡迎來扮家家酒》哈韓族必看,戳破韓劇夢幻泡泡後的韓國媳婦真實樣貌
《披薩的滋味》台灣有蘋果、印度有披薩
《陌路。天堂》怪獸不想殺人
《苦役列車》看一本不用付出代價就能體驗真實的小說

 

本文授權ezdingLogo同步刊載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