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幾時有:高處不勝寒的偽主旋律電影┃影評

《明月幾時有》以偽紀錄片的行影形式串起前後兩段史事,故事背景落於1941至1945年間的香港地區,片頭周迅所飾演的女主角,方蘭,她在無意間幫助了文化人士逃離戰亂時的香港。之後影片則以她自願加入香港東江遊擊隊執行各種秘密行動的過程點滴做為全片的敘事主軸。片名《明月幾時有》來自於片中日本憲兵隊大佐(永瀨正敏飾演)與霍建華所飾演為憲兵隊服務的中國人(俗稱漢奸)聊起蘇軾〈水調歌頭〉的劇情,但除此之外,這首詩中的每一句話都對應著劇中的劇情、人物心情,以及導演的隱情。在當今有充裕中資能提供給優秀導演拍攝中國主旋律電影的情勢下,現年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的許鞍華導演,自有一套許氏哲學用以繳出這道命題作文。

命題作文是這樣,老師(老闆)出題,然後考生(導演)完成它。陳可辛的歌舞片與恐怖片(《如果·愛》《三更》之回家)都是堪稱經典的命題作業作品。是故顯然命題作文電影本身不會是問題,問題是電影本身感不感人。然而「主旋律」在港台畢竟是敏感字眼、無法逃避掉觀眾先入為主的斥性冷眼,這或有賴周迅葉德嫻的黃金組合端出毫不會出錯的母女情,以及彭于晏霍建華永瀨正敏等大明星來號召觀眾進場一探究竟。一探究竟後就會知道,《明月幾時有》是一部文人雅士遠走高飛、精神與政治領袖缺席,獨留香港平民老百姓自立求存的電影,那些遊擊隊的人們本身並沒有崇高的理念為之付出生命也要實踐,而是不得不為的自我捍衛。若你有個平常把酒言歡的長官隨時會板起臉來要你七步成詩否則喪命,那麼恐怕是人都會望天追問期待的明月幾時再有?在陰晴圓缺的輪轉中映照著悲歡離合的無眠夜,失怙的擔憂、情感的牽掛,都變成了奮戰的理由。反觀香港當今的雨傘運動中,不也主要是由民眾組成,冀求個能自由選擇特首的權力?《明月幾時有》片尾鏡頭從抗日時代推移到了現在香港,借古喻今,今夕是何年?偽紀錄片與偽主旋律,就這樣負負得正了起來。

《明月幾時有》於2017年在台北電影節舉辦台灣首映會,是日出席的影人有導演許鞍華、演員葉德嫻永瀨正敏。映後策展人郭敏容說了句前所未有的高級笑話:「海報裡面沒出現的人都出現了」。葉德嫻在劇中不只是女主角周迅的母親,更是電影裡最牽動觀眾心弦的靈魂人物。而永瀨正敏更是許鞍華導演在看完《KANO》後屬意其演出電影中駐港日人角色的不二人選。海報作為一部電影的門面,畫中眾生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導演沒出現自是正常,但怎會葉德嫻永瀨正敏這麼重要的兩個角色會被消失呢?若了解葉德嫻實際的意識形態與永瀨正敏在劇中的日本人形象就會更懂,政治與批判從來就是許鞍華導演善於抹除的圓場功夫,政治的激情不長情,長情的反而是小情小愛小我的東西,是方姑與母親、與劉黑仔和前男友李錦榮、與革命夥伴鄭家彬阿四彼此間的牽絆。話雖如此,但我仍忍不住,當看到最後葉德嫻春夏這一老一新生代優秀香港演員,跪在地上為自己挖墳的時候,管你是不識字的婦人、管你是中英日語流利的知識份子,都被迫絕望地看著自己的葬身之地…香港,我這輩子第一次為她哭泣起來。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導演:許鞍華
演員:
周迅
彭于晏
霍建華
葉德嫻
鮑起靜
春夏
永瀨正敏
梁家輝
黃志忠
蔣雯麗

延伸觀賞

《智取威虎山3D》 徐克的好萊塢,華語片不可能的任務
《湄公河行動》林超賢十八般武藝All in one,彭于晏年度電影最糾葛
《毒戰》江湖上,什麼最毒?人心而已!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香港電影,起飛
《三人行》劇本寫不出來的調度
《10+10》– 民一百、趕流行or裝雅痞?那就看個《10+10》!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