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餓:台版《瘦身男女》女導演的切身之痛 | 台北電影節 | 影評

大餓:台版《瘦身男女》女導演的切身之痛 | 台北電影節 | 影評

曾在《十年台灣》端出短片作品《蝦餃》的台灣女導演謝沛如,這次不只祭出「寶寶蝦餃」,而是端出充滿童話寓言色彩的「滿漢全席」!謝沛如的首部長片處女作電影《大餓》其劇本曾入圍過「柏林新銳營」單元的肯定,故事描述在安親班擔任廚師的胖女孩阿娟(蔡嘉茵飾演),因為肥胖外表而鎮日受到家庭、職場甚至是日常生活環境所有人的歧視眼光,喜歡享受美食的她因而不愛外食(出去吃飯容易備受指點)、偏愛自己煮飯而練就了一身好煮功。一日阿娟認識了一個在陽光快遞工作的男生,兩人因有著共同過往而成為莫逆,看似是台版《瘦身男女》電影,但其實本片只是從「減肥」這一題出發,去探討性別光譜中對於「身體認同」的各種思維。

大餓:台版《瘦身男女》女導演的切身之痛 | 台北電影節 | 影評

不可諱言,在人世間,女性明明是屬於自己的身體卻有時更像是別人的,女孩們自小就得不時遭受外表的審視與身體的打量,連身材的曲線都有一套被物化的量度標準,最完美就是「腰束奶膨卡稱頂扣扣」,面對這套價值幾乎都要習以為常。故事中的阿娟每天背著105.6Kg的體重,連她媽媽(柯淑勤飾演)都看不下去。台灣媽媽專業戶演員柯淑勤這次演出一位世界上最美的媽媽(安親班主任),每日華服窈窕地與女兒在家裡與安親班不斷碰面,用自己的身材提醒著女兒的過重,最終老媽受不了、還跑去幫女兒報名瘦身課程,推女兒進入瘦身課程地獄海。

大餓:台版《瘦身男女》女導演的切身之痛 | 台北電影節 | 影評

於是阿娟開啟了減重的旅程,一開始雖算順利,但明明減了十公斤人生也沒有什麼改變,漸漸地也就無以為繼。減肥過程中承受了大量的壓力,阿娟終至失去味覺。期間陪伴她的,是個在乎別人看法而減肥成功的胖男子,以及一個可能永遠無法穿上自己喜愛的衣服的男孩。原來每個人都一樣;雖然身體是自己的,但每個人都失去了處理自己身體的自主權。

大餓:台版《瘦身男女》女導演的切身之痛 | 台北電影節 | 影評

《大餓》幾度要深聊到推翻世俗價值觀的節點,最後卻又都縮了回去,這些想要自我身體認同的人,每一個都還在路上,革命尚未成功。與其說是可惜,不如說是這一切都太難了,那個「總有一天,人人都能作自己」的世界,還沒到來。我突然想起 2018 年曾在同樣的中山堂問過這個拍出《十年台灣》之《蝦餃》的導演謝沛如一個問題:「作品李的一切都很悲觀甚至苦中作樂,但對於多元成家這一題卻很樂觀?」她聽了以後展開燦爛的笑容回答我:「那一天是一定會到來的!」然後,2019 年,迎向我的就是台灣同婚合法化。這名仙姑一定知道,《大餓》的身體議題要比《蝦餃》的同婚議題還要難得多,所以在電影《大餓》中,連她也不敢太快下決定。

大餓:台版《瘦身男女》女導演的切身之痛 | 台北電影節 | 影評

《瘦身男女》裡面鄭秀文曾有一句台詞說「因為芳心寂寞,還是荷爾蒙失調?我越吃越肥,越肥越吃。」拍片總跟吃東西有關的謝沛如,認為料理是愛的表現,女主角阿娟既對愛有飢渴,也有很多的愛要給(她很會做菜),愛若是一種心靈的食物,吃多又怎麼會胖?《大餓》其實指的不只是人在生理上的飢餓,也是我們心理上對於被關愛的渴求。或許有一天當阿娟芳心不寂寞了,她就會漸漸的瘦了。或者說她漸漸的就會適應自己的胖了。因為,身體的「胖瘦」指是關於身體自主項目中,最淺的一題,認同了自己的身體以後,你是否能自由穿上自己想望的衣服?並無畏被側目的各種情境?這才是電影最後所留下的懸念。

大餓:台版《瘦身男女》女導演的切身之痛 | 台北電影節 | 影評

Related Post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