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他:金穗獎最佳劇情片入圍,女導演陳可芸的稚氣與志氣!┃影評

 

她他:金穗獎最佳劇情片入圍,女導演陳可芸的稚氣與志氣!┃影評

一直覺得台灣新導演們都有種特殊才能,總能在通俗親切小故事裡,很輕巧地就放進了大議題。曾擔任《TMD天堂》(2017)副導的陳可芸 Chen Ke Yun(《口香糖》2014、《盲人村》2015)其入圍 2020 年第 42 屆金穗獎的短片新作《她他》(Make a Wish,2019。王渝屏林暉閔主演)看似是部簡單的青澀青春愛情片,實則是部牢牢抓住性別光譜認知啟蒙階段曖昧時期的 LGBTQ 電影。是金穗獎有泰迪熊獎的話,很適合當得獎片的那一種。

描述一個男孩(林暉閔飾演)被閨蜜(王渝屏飾演)說服,她和他都折了一千顆紙星星,兩人打算一起帶去廢墟燒掉許願(女孩子說這樣願望才能實現),過程中下起了午後雷陣雨,不得已只好先躲雨去。在到男生家裡換衣服的潮濕空氣裡,她他的賀爾蒙都正在醞釀、蓄勢待發,一個衝動,就開啟了身體與性意識的探索之窗。

《她他》融合了台灣影視擅長的青春成長物語類型,以及脈絡鮮明師承自台灣新電影的敘事風格,年輕的靈魂既飛揚又沈重、有能量卻又自抑。她愛他,他卻愛他。她其實隱約已能感應,卻又想要親自得到證明。感情必須透過具體行動而得到驗證,但友情卻不一定能理所當然底被輕易轉化為愛情。大哉問總會卡關在於性向能否能被勉強?

她他:金穗獎最佳劇情片入圍,女導演陳可芸的稚氣與志氣!┃影評

導演陳可芸金穗獎的映後座談中笑道,不知為何,但年輕時自己總會喜歡上男同志。創作初衷或許有些稚氣,但作品格局卻頗有志氣。《她他》拉扯在窺視年輕男孩和年輕女孩的私生活情景中,終究還是回到女性主視角其實就是種自問自答,因為《她他》探討的是「為什麼女生總是很容易就喜歡上男同志?」這一題。是因為男同志個性比較細膩溫柔?比較願意打理外表所以少了男人臭?還是他們比起異男就是比較沒有侵略性而讓女生精神上很容易感到安心(而誤以為他們是暖男)?…單一故事個案當然得不到答案,但是能爭取到共感和體諒。

於是當故事最後,愛情無果、友情看似也決裂了之後,他終究還是到了約定的廢墟中,只因為星星裡面所折藏著的,是一千顆她和他對於彼此的赤誠真心。兩人回到和以往一樣的舒服相處模式,自然而然地就切入正題,他回答了她那個不會輕易告訴別人的敏感問題:「什麼時候(認知到了自己的性向的)呢?」原來,他想當她。

她他:金穗獎最佳劇情片入圍,女導演陳可芸的稚氣與志氣!┃影評

和解的結局所伴隨而來的,其實是一切更困難的開始。《她他》的片尾所代表的,正是青春與成長都開始讓靈魂變複雜的人生開端。陳可芸所劃下的,是告別單純年代的鏗鏘句點。她和他終究是把紙星星給燒了,願望不一定能達成,但是這份冀望至少還留有一股有溫度的餘韻。

少女少年情懷總是詩、濕、失。面對世界總是粗、出、初。顧及了青春、議題和既有節奏與質感,《她他》當作一個新導演登大人的宣言,份量舉重若輕,恰恰也是後台灣新電影該有的典型樣子。

她他:金穗獎最佳劇情片入圍,女導演陳可芸的稚氣與志氣!┃影評

有趣的是,在此次參加金穗獎於 2020/3/22 (日) 在光點華山的《她他》首映場舉行的映後 QA 時間裡,有觀眾提問今年金穗獎雖新增設了「最佳導演獎」項目,然而在一般作品組共 15 部最佳劇情片獎入圍片中,共 7 個入圍片包括陳可芸在內的女導演「無一入圍」最佳導演獎項,光是入圍結果就令人費解。本屆評審團成員組成中僅有一位女性評審。或許是女性視角影視作品生理男性者較難理解;也許一般所愛用的「女性創作者乃至其討論性別議題的作品普遍在技術上或藝術性上還不夠成熟」成了結果論點。但無論如何,一個電影獎在評審組成和入圍者的性別比例是否該在一開始就嘗試建立如柏林影展所推過的保障名額機制?或者在性別議題的社會性討論熱度方興未艾且作品選題取向也越來越多都與此有關的創作潮流裡,這都該是當代所有有舉辦競賽項目的影展該慎重去思考的一個重要題型。

她他:金穗獎最佳劇情片入圍,女導演陳可芸的稚氣與志氣!┃影評

Related Post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