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戶公約第一條:世界給女性的荒謬葬禮 | 鏡文學驚悚劇場 | 影評

住戶公約第一條:世界給女性的荒謬葬禮 | 鏡文學驚悚劇場 | 影評

人都說動物和小孩最難拍,但今年因為有了白小櫻和白潤音在「鏡文學驚悚劇場」所主演的《住戶公約第一條》No Pets Allowed 讓我欣然地推翻了這句話。《住戶公約第一條》描述同棟公寓的男孩小洋和女孩晴晴,青梅竹馬兩人平日喜歡玩在一起,但身為房東的男孩媽媽(張詩盈飾)卻認為晴晴來自單親家庭,女孩媽媽又愛喝酒發瘋,便規定兒子不准和女孩往來。

住戶公約第一條:世界給女性的荒謬葬禮 | 鏡文學驚悚劇場 | 影評

尤有甚者,平日人很好、對待房客友善的房東太太,連幫房客準備禮物的時候也自動忽略女孩晴晴一家。矛盾的是,為了賺取更多租金,房東太太還頂樓加蓋,將房子承租給晴晴媽媽。典型社會與經濟高階級者常見的剝削行為與蔑視態度。連《寄生上流》裡的經典台詞「因為有錢,所以善良」在《住戶公約第一條》也並不管用。這才是多數台灣有錢人的問題。

住戶公約第一條:世界給女性的荒謬葬禮 | 鏡文學驚悚劇場 | 影評

晴晴的母親由謝欣穎所飾演,其人設為單獨扶養小孩的單親媽媽,工作離不了陪笑喝酒性質,現實讓她頭痛,每晚需靠藥物助眠。懂事的晴晴依然愛著、等著、守護著她唯一的家人。儘管媽媽愛女兒,光是掙錢養她就用盡力氣,沒有多少可以對女兒溫柔示愛的空間,取而代之的,是在酒醉的夜歸之時向小孩抱怨:「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他媽的生下你。如果沒有你,我可以過得很好。」

住戶公約第一條:世界給女性的荒謬葬禮 | 鏡文學驚悚劇場 | 影評

一個小孩承受著「媽媽後悔生下自己」的指責,白小櫻頂著的卻是菩薩一般帶著有點悲憫凝視母親的可愛純真小小臉龐,無言以對。一個轉頭,才國小年紀的女孩還不忘照料醉後昏睡的母親,甚至依偎在她旁邊入睡。白小櫻所飾演的孩子,其乖巧懂事的程度以及她平靜守護母親的詮釋方式,成了全片最無形卻洶湧的情感波瀾。巧的是,以上同樣戲碼,類似的人設故事,也發生在今年台北電影獎影后李亦捷所演出的《野雀之詩》母子檔身上。

住戶公約第一條:世界給女性的荒謬葬禮 | 鏡文學驚悚劇場 | 影評

《住戶公約第一條》是不准養寵物。晴晴卻疑似養了一隻。她買了一堆貓砂,沙子灑散出了門外、就連味道都散逸出來。小洋很緊張,怕好友被房東媽媽掃地出門。這個男孩殊不知的是,惡臭不是因為貓,而是因為人。這個世界只需要女人很香很美,不容許女人很臭很髒。但是在女孩小小的心靈裡面,不論是香的美的臭的髒的,都是她所摯愛著的,不能從身邊被奪走的。「媽媽只是在睡覺,不要把她帶走。」晴晴最後連自己唯一的愛,都得親手埋葬。

住戶公約第一條:世界給女性的荒謬葬禮 | 鏡文學驚悚劇場 | 影評

劇末結尾,謝欣穎的樣貌成了《住戶公約第一條》的爆點。不論觀眾是否都能接受,那卻著實是一幕敲鑼懇請世人關注女性處境的鏗鏘宣言。描述女性的電影常常顯得吃力不討好。一方面女性的困境千百年來永遠都是那些,不僅改善得緩慢、明明是一直存在的問題但只要被提出來就首先會被批評為無新意的故事或無聊的女性課題。這或許就是當代影壇明明準備騰出空間給女性電影了,但登台的那些女性電影多數又會被批評成「給女性電影舞台是一種為了政治正確的操作」產物。可是,親愛的男人們啊,為何你們不想一想,當女人好不容易等到了麥克風,她們想要優先提出的事,就是這些你們身為男性認為老掉牙但身為女性的廣大同胞們依然在被困住的最大繩索束縛著?既然明明這樣的女性最基本困境依然沒有被解決,那麼《住戶公約第一條》就給女性一個荒謬的葬禮。

住戶公約第一條:世界給女性的荒謬葬禮 | 鏡文學驚悚劇場 | 影評

白小櫻白潤音謝欣穎張詩盈是「鏡文學驚悚劇場《住戶公約第一條》的關鍵字,每個角色都因為演員的適任詮釋而活了起來,故事就算尋常有如隔壁家就會發生的事看似毫不值得一提,但若你能因此而稍稍願意去關心一下隔壁的鄰居「還好嗎?」或「需要幫忙嗎?」那麼或許這世界的女性悲劇故事,就會因此而少了一點點。

其他鏡文學驚悚劇場短片影評

《肇事者逃逸》不要相信電影告訴你的
《打掃》女性處境是永恆的黑洞擴張

住戶公約第一條:世界給女性的荒謬葬禮 | 鏡文學驚悚劇場 | 影評

《住戶公約第一條》「鏡文學驚悚劇場」七部短片之一,全系列於2019 年 8 月 15 日已正式上架於 Netflix 網路平台。

鏡文學驚悚劇場Netflix觀影連結 💀💀💀https://www.netflix.com/tw/title/81122206

Related Post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