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ptt 零負評淚必哭推薦!分集劇情解析!用戲劇檢視社會裂痕與病態 │劇評

第九集「黎明之前」

本集是用李曉明爸爸媽媽道歉的新聞做開場,他們的目的是要保護李大芝因為學長偷報導事件、怕媒體集中火力報導、傷害女兒,所以媽媽才會說「做錯事情的我們兒子曉明,跟我們女兒沒關係,請至少給她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然後社群網站裡面出現了一些聲音,例如「若是沒有罪的人,你可以拿石頭丟他…」或「放過這家人吧」。六七集編導聚焦在批判媒體,這一集還直接(讓思聰)打記者了。

另外,媒體代表宋喬安的處境其實也不輕鬆:這一集裡,他們新聞台被商人收購,沒有講出來的部份很可能就是宋喬安和news哥嘗試在做一些比較理想性的新聞報導,雖然收視率沒掉、但是網路點閱量掉很多。點閱率=廣告收入,數字掉很多,可以想見賺錢更困難,這可能才導致新聞台有虧損所以求售變賣。

這一集裡面,王赦有關鍵性的轉變。因為兒子王誓之死,讓他被問及「你知道你存款還剩多少嗎?」遂聽了丈人的話,決心做一個有肩膀的男人,轉身接辦一些賺錢的工作。對律師來說,幫有錢人(或壞人)做辯護自然是最有賺頭的但是劇中王赦幫一個「兄弟」做辯護,黑道以講台語形象示人,有著濃濃早期台灣反派都是講台語的戲劇風格…(黑人問號?)這應該是《我們與惡的距離》這齣戲所犯的『戲跟「惡的距離」最近的距離之所在』。壞人講台語這種戲劇刻板印象其實早該拿掉,而且就我所知,在台灣作兄弟的人(或南部人)就算本來是講台語的,他們 遇到文化人或知識份子,(不知為何但)都會自動轉做「講國語」!(請看《花甲大人轉男孩》裡面的兩家子談親事片段)。所幸最後一集有一好人釣魚客,用台語買了肉粽並講了兩句台詞,讓本劇「講台語的人」分布情況變為「好人(釣魚客)與林一駿醫師(勉強把他算進去因為他有說過「脫褲懶」三個字XD)」、「壞人(黑道)」和「處於模糊地帶之人(李曉明父母)」,算是有了平衡的作用。

在黎明之前,自然得要面對到各種黑暗情景。宋喬安的新聞台被收購後面對到新聞台淪為政治收買的的工具,她拒絕了上司的「提議」並倡導新聞自由,自然得面對到接下來的降職甚至裁撤。

我們與惡的距離:ptt 零負評淚必哭推薦!分集劇情解析!用戲劇檢視社會裂痕與病態 │劇評

而應思悅和男朋友金鼎凱的吵架內容也很八點檔,這大概也是台人生命中可能會遇到的情境,例如那種「得神經病的人 就是祖先做過缺德的事情」或者是「神經病會遺傳」等言論,深深扣合著台灣人在文化上與常識上的認知狀態。但也都是一種不自覺的歧視心理。後來應思悅把男朋友送的東西以及投資開飲料店的 20萬全數奉還退婚,兩人吵到最後應思悅叫他「把你垃圾帶走」,結果男生只把錢拿走,證明此人這輩子最看重的就是錢而已。

另外一方面,林一駿遇到立委來關說,被強迫要將一狀況穩定的病患「寶捷」從急性病房轉到普通病房,不顧病人意欲返家之意願而讓之繼續住院。宋喬平罵林:「欺善怕惡、自私」,賭氣說要人工流產。

最後,思聰發病,看到幻覺。思聰和鏡子裡面的人講話是一種超現實的電影畫面手法,盡量想呈現出來思覺失調患者所看到的世界,所以幻覺都是處於鏡子(與扭曲的影像處理空間)裡面。

在黎明之前,我們所需面對到的黑暗部分,或許是財團收購新聞台用以掩蓋對於自身不利新聞與宣張特定政治立場的不公正意圖、同樣也是財大氣粗的真正壞人、永遠死愛錢的台灣人,以及愛關說的立委(還有,可能,就是名嘴)。這些才是台灣人真正所要面對的敵人。

 

第十集「未來的樣子」

第十集的開頭,沒有新聞。因為品味新聞台的喬安被調走了(調到新媒體),這也預告著宋喬安之後會被 fire 掉。但或許, no news is good news 。台灣若少一些聳動與作秀的新聞,新聞界搞不好還會比較健康。這一集的新聞片段 只有出現在片尾一個地方,是李曉明爸媽和律師受訪 上新聞專題的畫面。這大概就是編導認為「有意義的新聞 」的長相該如是。

受到人事調動的喬安跑去醫院找妹妹(家人),本來是要讓療癒系的妹妹宋喬平秀秀的,結果卻是反過來被妹妹討拍,因為沒有吃藥的思聰跑去找宋喬平,他很生氣問說「我只是想要好好拍電影,不行嗎?!」王哲熹其表演力道 很強很嚇人,一度讓我以為思聰(林哲熹)是在演同樣身為導演的「林君陽」(還記得思聰住院時有說醫院戒備森嚴,沒人進得去,除了「監製」嗎?笑死!世間監製是有多恐怖可以把導演搞瘋成那樣?!)。這一場戲作用甚多,除了證明社工比醫生更重要 之外也證明病人在發病的時候,「陪伴是最好的藥」。

我們與惡的距離:ptt 零負評淚必哭推薦!分集劇情解析!用戲劇檢視社會裂痕與病態 │劇評

然後我錯了,之前說應思悅是《與惡》的媽祖婆,現在媽祖婆再多一位:宋喬平,有「大愛」的林予晞應該要去 大愛電視台代言、做主演,hen適合。這邊有一個鏡頭很催淚也很厲害:

思聰告白回憶他媽劉杏珠說:「帶著沒用的映思聰,就不會幸福。我不是拖油瓶,我很乖啊… 你為什麼不要自己的小孩啊…」當思聰說著「你為什麼不要自己的小孩?」的台詞  同時,鏡頭畫面 take 的是林一駿這個醫生、彷彿也是在質問林一駿「你為什麼不要自己(老婆肚子裡)的小孩?!」畢竟《與惡》劇中,劉家、李家、王家的兒子都死了,剩下應家兒子和林一駿的兒子,此時也都岌岌可危… 觀眾若看到這裡還會覺得「別人的囝仔死不完」,哪一天就真的會輪到自己的孩子了。

「送便當事件」結束以後,喬平發現姐姐也在場,問她:「現在這種時間,你怎麼在這裡?有大事?」喬安回她『再大的事,都比不上你(家人)還要重要。』然後喬平冷戰的老公也進來抱抱和解。第十集的重點即是「家人」和「和解」。

我們與惡的距離:ptt 零負評淚必哭推薦!分集劇情解析!用戲劇檢視社會裂痕與病態 │劇評

鏡頭一轉,律師娘也想跟老公王赦做家人之間的和解,表示想要支持老公做他喜歡的工作。聽吳慷仁說「我以為我演得很好」也是身為演員的他 的一種自問自答,看著看著也是蠻有趣的(而且這一段也很催淚)。最後一集我最感動的地方是李曉明媽媽被釣魚客認出來,下意識戴上帽子,結果釣魚客是跑來買肉粽,不是謾罵,還講出「你們辛苦了」這種台詞…這就是台灣最美的風景啊!!!最美的風景的台詞還有這一句「最貴的飲料三種,20杯」。飲料店老版娘應思悅(曾沛慈)叫客人「帥哥」超對味的!真的很老闆娘!

因為《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劇本和《誰先愛上他的》的劇本,都是同樣出自於編劇呂蒔媛之手,可以想見這齣電視劇的結局註定會走向溫情、療癒的方式。在現實的世界中的結局當然不是這樣(至少現在還不是),但《我們與惡的距離》還是很誠實,因為第十集叫做「未來的樣子」,拍的是編導希望的「未來的樣子」,不算騙人。畢竟「希望就在雲後面,騎不動就往前看」。然後不論如何,隨時要記得要「謝謝家人」,以及「你可以放風兩小時」,還有「哈哈哈!」!!!

以上就是雀雀看電影針對《我們與惡的距離》全十集所做的解析全文。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不吝留言討論:)

Related Post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